“雲南的民族文化就是一(yi)個創(chuang)作(zuo)的富礦,而我只是截取了其中的一(yi)小部分,讓meng)頤塹牟chan)品(pin)承載這些文化。” 雲南綠野經貿有(you)限公司高級工藝美(mei)術師李蓉麗和她的團(tuan)隊(dui)懷(huai)抱(bao)這樣的心態,讓多彩的雲南民族文化在(zai)指尖(jian)飛舞,更讓雲南的民族文化走向(xiang)世(shi)界(jie)。

李蓉麗和她的創(chuang)作(zuo)團(tuan)隊(dui)藏身在(zai)虹山昆明面粉廠(chang)老式廠(chang)房里(li),綠樹環(huan)抱(bao)的老廠(chang)區,鳥叫聲不絕于耳(er)。

1990年,李蓉麗大(da)學畢業,成為一(yi)名警察。從縣(xian)城來到省城,並吃上“公家(jia)飯”,對于父母而言(yan),這是最(zui)好的安排。但心底(di)深處那份對設計(ji)的喜愛,讓mei)釗乩鱟zui)終(zhong)放(fang)棄了人人羨慕的“鐵(tie)飯碗”。李蓉麗從單位(wei)辭(ci)職(zhi),拿著4000塊啟(qi)動資金,開始(shi)了自己(ji)的設計(ji)路。

“剛開始(shi),我在(zai)翠(cui)湖邊開了個小店,賣(mai)一(yi)些民族產(chan)品(pin),但我yi)故竅 閔杓ji)。”外表溫柔的李蓉麗因為夢(meng)想來到一(yi)家(jia)民族布jia)詹chan)品(pin)設計(ji)廠(chang)開始(shi)潛(qian)心做設計(ji)。1997年,李蓉麗第(di)一(yi)次參加設計(ji)大(da)賽,作(zuo)品(pin)獲“春城qian) 甭糜you)休閑服裝(zhuang)大(da)賽特等(deng)獎,工藝品(pin)類(lei)一(yi)等(deng)獎。“99世(shi)博會”時(shi),大(da)量海內外游(you)客涌入雲南看(kan)美(mei)景(jing)、品(pin)美(mei)食,李蓉麗看(kan)到旅游(you)商品(pin)市場的巨大(da)發展(zhan)潛(qian)力,毅然辭(ci)去穩定的工作(zuo),用4台(tai)家(jia)用縫(feng)紉yi)chuang)辦了自己(ji)的工作(zuo)室,並推出(chu)“小山麗”刺繡(xiu)布jia)掌pin)牌。

“小山麗”產(chan)品(pin)一(yi)經推出(chu),就獲得很好的市場反響(xiang),但好景(jing)不huai)? 釗乩齜 幀霸yuan)旦推出(chu)的新(xin)品(pin),春節就有(you)了仿款,自己(ji)的產(chan)品(pin)賣(mai)不動了”。

“當時(shi)我就在(zai)想,什麼樣的產(chan)品(pin)不會被模仿,答案是有(you)獨特設計(ji)的產(chan)品(pin)。”李蓉麗想到從雲南少數民族文化中尋找靈(ling)感,提取少數民族文化元(yuan)素用于自己(ji)的設計(ji),並遵循現代時(shi)尚產(chan)品(pin)的實用功(gong)能(neng),讓更多飽含民族文化特質、富有(you)生(sheng)命(ming)特征、符合時(shi)尚生(sheng)活的綠色布jia)詹chan)品(pin)進入現代人shuo)納sheng)活。

從創(chuang)作(zuo)工作(zuo)室到民族村落(luo)的田間地頭,直面一(yi)件件精美(mei)的民族布jia)掌pin),民族布jia)沼朧shi)尚設計(ji)融(rong)合的靈(ling)感油然而生(sheng)。

隨後,在(zai)她的刺繡(xiu)布jia)詹chan)品(pin)系列中,出(chu)現了壯族手工刺繡(xiu)工藝與現代時(shi)尚造型結合的純麻(ma)面料“壯繡(xiu)的時(shi)尚物語”系列,獲得2013年中國旅游(you)商品(pin)設計(ji)大(da)賽銅(tong)獎;中國雲紋圖案、彝族手工植物染色與白族剪(jian)貼工藝結合,設計(ji)圍裙、手套、購物袋、鍋墊(dian)、手帕等(deng)實用產(chan)品(pin)的“祖母的廚房”系列,2010年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zhi)“世(shi)界(jie)杰(jie)出(chu)手工藝徽章(zhang)”……李蓉麗趁勢推出(chu)以民族手工刺繡(xiu)為亮點、瞄準高端市場的“小山麗”延伸品(pin)牌“伊素田”。

“我們的創(chuang)作(zuo)靈(ling)感來源于民族文化,當我有(you)能(neng)力了,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回饋家(jia)鄉。”在(zai)李蓉麗的家(jia)鄉石(shi)屏縣(xian),人們對布jia)沾絛xiu)耳(er)濡目染。她帶領公司團(tuan)隊(dui),把一(yi)些好的課題、項目引進少數民族地區,直接(jie)間接(jie)就業deng)聳00多人。她說(shuo)︰“我害怕看(kan)到我們多彩的民族文化沒(mei)人來chuang) 校 蟻胱齙木褪僑寐杪杳橇粼zai)家(jia)里(li),讓婦女(nv)在(zai)家(jia)就能(neng)打工,而且yi)鼓neng)得到不錯(cuo)的收入。”

今年4月,李蓉麗的一(yi)組作(zuo)品(pin)“格局(ju)”收獲第(di)二屆國際新(xin)手工藝運動全(quan)場大(da)獎,她高興shuo)廝shuo)︰“傳統听起來是很古老、很保守的東(dong)西,實際上卻是在(zai)不斷創(chuang)新(xin)中積累起來的,每一(yi)次的榮(rong)譽(yu)對于我來說(shuo)是肯定,是qian)薏擼 瞧鸕恪!/p>

記者楊(yang)陽報道